首頁 > 廣播經濟頻道 > 小鳳直播室 > 讀談話實錄

DJ 張有待 生活在別處/直到世界末日/比利喬

  • 來源:齊魯網
  • 2012-09-25 11:01

關鍵詞:小鳳直播室 小鳳

[提要]DJ不是上帝,但上帝一定是個DJ —— 張有待

張有待,中央戲劇學院畢業,北京音樂臺DJ,致力于搖滾樂、爵士樂、電子樂的傳播。主持的《新音樂雜志》《LISEN FM》等節目,被認為是“影響了一代人”。曾參與美國格萊美頒獎禮、荷蘭北海爵士音樂節、蘇黎士電子音樂節等大型活動的現場轉播 ,并舉辦多場千人戶外PARTY。

聽我節目的朋友都知道,我是一個饒舌的主持人,堪比《大話西游》里的唐僧,沒有讓大家為我上吊自盡或切腹自殺,已經實屬萬幸。我見到了一個最不饒舌的主持人,他在一期節目里說的話加起來不過3、5分鐘, 因為那么好的音樂,已經替他說出了所有的秘密!

那個周二的下午,我正在賓館的房間里熨一件藍色的發皺的棉旗袍,水氣蒸騰,有待來了,一如傳說中的清純和安靜。當我堅持把旗袍熨完的時候,有待已經拿出自備的干糧和水開吃了,準確的說是一包蛋塔和一瓶果汁,那時已經是下午3點,這是有待那天的第一頓飯。這真是一幕很有意思的生活場景,簡直可以用火熱來形容。當我放下手中的活,而有待也吃得差不多的時候,我們的談話就開始了。

我是DJ

鳳:我第一次聽到有待的時候,當時很驚訝:唉呀,這就是有待啊!他幾乎不怎么說話。這太讓人吃驚了,這主持人他怎么可以這么自信呢,你這種主持風格是怎么形成的?

有:首先我不是主持人,我是DJ。DJ是放音樂的人。在我的節目里面音樂是主角,我是次要的,我想要說的話都在音樂里面表達。好多聽眾給我來信說你昨天晚上說了什么什么話,實際上我那句話根本沒有說。我覺得Talk is cheap,語言是很廉價的,但語言可以讓它變得很貴,就是你說得少,就變得貴了。

鳳:我曾經在你的節目當中聽到你放SUEDE山羊皮樂隊《Elephant Man》《象人》,當時我就在想,如果換個DJ,他可能會放《Everything WillL Flow》, 你自己有沒有一個標準:什么樣的音樂是可以進入你的節目的,什么是被踢到門外的?

有:有,就是你能聽見做音樂的人他的最真實的東西。有些東西很假,即使他做出來很酷,特別是搖滾的,你一聽就是假的,這東西騙不過我。

鳳:你不是在家里臨走之前找幾張盤放口袋里到直播間里就那么放了。你是否在用一個小時所呈現的音樂表達你個人對于節目從頭到尾的一個創意?

有:沒錯,你說我從家里拿一堆唱片,這很容易,但這個是我不會做的一件事情。你放什么歌,在它后面再放什么歌,都要有一個理由。這就是一個原則:生活當中你做,為什么這樣做,都要有一個理由。我不一定把這個理由告訴你,但自己必須得找到一個理由。

鳳:其實很早就知道有待了,我采訪的嘉賓他們總是不停的提到你,比如孟京輝,他說有待那時候在中戲,穿一件黑色的風衣,領子豎的高高的,然后特神秘,看到朋友,就從上衣的口袋里‘噌’掏出一盤磁帶說:這個,你拿去聽聽。所以大家就把你封為搖滾普及辦公室的主任。

有:那是80年代,我在中系讀戲文,一個宿舍很擠,住六個人,那時我有一個錄音機,別人都沒有,晚上白天都在放音樂,和我一起住的同學從全國各地來的,都特別反感,覺得我放得音樂又吵又難聽,每個人差不多都和我吵過架。

鳳:如果不喜歡搖滾樂,那感覺就是又吵又難聽。

有:到第二年,宿舍里有人就開始說:有待能不能放昨天晚上你放的那首歌?你能不能放一首誰誰的歌?我就開始給他們介紹。到第三年我宿舍的人都特別驕傲,對別人說:你看,我跟有待住一宿舍,我知道披頭士,我知道U2。從那時候我已經是一個DJ了,盡管還不知道什么是DJ。

鳳:后來是怎么到北京電臺做DJ的。

有:那時我在上學,有一個美國公司他們跟中央電臺合作一個節目叫“外國音樂一小時”,他們想找一個節目的制作人。有一個朋友介紹美國人去我的學校,我正在學校里面做周末的地下party,放音樂,那美國人聽到后,請我去做那個節目,從那開始。

膠木情結

鳳:一做就做了將近十年的時間,你有一句話特別打動我,好的音樂就是一個秘密。你現在是不是中國秘密最多的人?你自己收藏了多少張CD了。

有:我沒數,但我覺得很多,一大堆吧,我的墻全是CD架子。我現在已經不再買CD,我現在開始收藏膠木,膠木唱片和CD一樣多。

鳳:膠木唱片有什么好處。

有:膠木唱片是真正的唱片。

鳳:是不是過去老式唱機里放的。

有:對,我現在一個巨大的工程就是將我所有的CD,再買成膠木,我覺得那個才是真正的收藏品,他的封面,還有唱片。你可以摸到那個音樂,聞到那個音樂。CD的音質很干凈,對一般人來說聽起來很清晰,但是它過于數字化,太硬了,而一張膠木唱片,你可能會聽到上面有僻哩叭啦的聲音,但它是和空氣接觸產生的靜電,它是真實的聲音,而且唱針在槽里面走時,每一個槽里面記錄的是時間。

鳳:太美了,不過我告訴你,我就是聽膠木唱片長大的,你信嗎。

有:真的?

鳳:真的,從小學到中學做課間操時,那個“第六套廣播體操,現在開始!”就是用的膠木唱片。

有:(笑)對不起,那不是膠木的,那是塑料的。藍的,紅的,都是中國做的。

鳳:嗨,真丟人,但那也是用唱機放的。

網友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齊魯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我來說兩句

齊魯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1、山東廣播電視臺下屬21個廣播電視頻道的作品均已授權齊魯網(以下簡稱本網)在互聯網上發布和使用。未經本網所屬公司許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東省廣播電視臺下屬頻道作品以及本網自有版權作品。

2、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以及由用戶發表上傳的作品,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如因作品版權和其它問題可聯系本網,本網確認后將在24小時內移除相關爭議內容。

詳細聲明請點擊進入>>

版權所有: 齊魯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魯ICP備09062847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503009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712006002
通訊地址:山東省濟南市經十路81號  郵編:250062
技術支持:山東廣電信通網絡運營有限公司
免费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