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廣播經濟頻道 > 小鳳直播室 > 讀談話實錄

作家 虹影 天使詩篇/鋼琴課/肖邦

  • 來源:齊魯網
  • 2012-09-25 11:26

關鍵詞:小鳳直播室 小鳳 虹影

[提要]在災難面前每個人都是孩子--旅英作家虹影

      人物簡介:虹影,1962年生于重慶,代表作有長篇小說《阿難》《饑餓的女兒》《k》、《孔雀的叫喊》和《女子有行》,詩集有《魚交會魚歌唱》等,她的三部長篇被譯為21種文字在歐美、澳大利亞、以色列、日本等國出版,長篇自傳體小說《饑餓的女兒》曾經獲得中國臺灣1997聯合報讀書人最佳書獎,2000年她被某權威媒體評為十大人氣作家之一,2001年中國圖書商報把她評為十大女作家之首,2002年她的長篇小說《k》被法院判誹謗先人罪,成為中國現代文學史上第一次被法院判定的禁書,《南方周末》則把她評為是2002年度的爭議人物。

      前言:

      80年代中期的一個夜晚,重慶,一位被廉價白酒灌得爛醉的女孩,從一個地下貼面舞會的party上跑出來,當她穿過一條巷子時,有拉糞的板車從她身邊的馬路經過,她走下兩步石階,扶著一間房子的墻壁,突然瘋狂地嘔吐起來,當她從口袋里抽出一張紙想擦擦嘴時,卻看到那是一首在地下油印雜志上的詩,上面寫著:

      在災難面前每個人都是孩子。

      這個從地下貼面party上出逃的女孩子就是虹影。在中國一線女作家當中,虹影是一個妖艷蝕骨的名字,就象她的身世本身所攜帶的離經叛道一樣,成為作家的虹影,似乎也突破了好女人的界限,以她囂張的才情,詭異華麗的姿態和巖石般的自信,占有了一片屬于她自己的自由天空。她象水中的火焰一樣燃燒著,濃艷而獨絕,溫柔而剛強,她的笑容就如美杜莎一樣充滿誘惑。

      一個私生女,一個棄兒,一個穿透文學迷霧的女戰士,一個脂粉陣里的英雄,一個命犯官司的女作家,一個攪動漢字方塊的魔女,這就是今晚小鳳直播室的嘉賓,著名旅英作家虹影。在英國居住了十幾年的虹影,從近年開始有一半的時間在北京居住寫作以及應付各種各樣的官司,下面我們就通過熱線電話接通正在北京家中寫作的虹影女士的電話

      美杜莎的誘惑

鳳:我家里擺著虹影的幾本書,每一本書的封面都是你的一張臉,你曾經用美杜莎的誘惑來形容自己的笑,當我想到這個的時候,我就會越看越怕,我覺得這個女人的眼睛怎么那么深呢。在希臘神話中,美杜莎是一個那種又美又邪惡的女妖,而且她的目光能夠把一切都化為石頭,你為什么要用美杜莎來形容自己呢?

虹:美杜莎她把頭獻出去了來消除魔鬼,拯救這個世界,那種笑聲是我最敬佩的。

鳳:她把自己的頭獻出去了,從她的血液當中誕生了一匹飛馬,而馬蹄踏處就是清泉,即文藝女神飲水的地方。不過好象不是她自己要把頭獻出去的吧?我印象中是一個英雄叫帕修斯殺了她,所有的人只要看到美杜莎就會變石頭,所以他為了避免看見美杜莎的目光,就拿了一個象銅鏡一樣的盾牌,他從中看美杜莎的影子反光,這樣才把美杜莎給殺掉的

虹:但是他必須用頭才能消滅另一個魔鬼鯨魚怪。關于她的傳說太多,總之她得把頭獻出來。其實我也把自己的頭獻出來了,

鳳:你獻給了誰呢?

虹:我獻給了文學,從開始到現在,我都是把自己的頭放在了祭臺上――自從被告上法庭之后到現在,我的書被禁,被罰款,還要公開道歉,不就是嗎?就是因為我寫了我想寫的東西,說了我想說的話,所以對這個案子,我內心特別絕望,非常絕望。

鳳:一直以來我覺得你的作品當中也籠罩這一種美杜莎的氣氛,就是又美又誘惑還有一點怨毒,甚至有點詛咒那樣子的,可能你自己的內心是不是一個有著很多風暴的女人呢?

虹:我想我一點都不怨毒,你看《饑餓的女兒》我有怨恨嗎?相反,我認為只有事事懺悔,才能對自己恢復自信。我真實地寫出了自己的罪孽,我就能心靜如水。我寫作時,沒有怨恨過任何人。有人說我誹謗,我想不出動機。我剛出版的長篇《孔雀的叫喊》,是獻給母親的家鄉的。我6歲的時候被送到忠縣那個地方,就象一個農村的孩子一樣,做一些特別苦的活,農村的小孩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不是我的母親突然發善心,把我從農村接回城市讓我上學識字,我也就是個農村婦女,現在正看著那長江的水往上冒。這沒什么,因為這個世界上最不少的就是作家。但對我個人的命運就不一樣,我跟三峽、跟長江息息相關,我希望我的母親河兩岸的人民幸福,所以我就寫了《孔雀的叫喊》。

鳳:這部書的名字是來自于史蒂文森的一首詩,是嗎?

虹:對的,我寫這個作品的時候,心里一直都在回旋那首詩:“從窗口望出去/我看到行星聚攏/就好像樹葉在風中翻卷/我看到黑夜來臨/大步走來,像濃密的鐵杉的顏色/我感到害怕,我記起了孔雀的叫喊。”孔雀是因為美被摧毀才叫喊的,我聽到美在呼救。

私生女

鳳:《饑餓的女兒》是你的自傳,你在里面寫了一個私生女六六,其實也就是你本人。你18歲的時候知道了私生女這個身份,這樣一個秘密,它會是一個永遠的陰影跟隨你嗎?

虹:當然,一個人在夢里是最真實的,夢里或者臨死的時候他喊出來的,不管喊媽喊爹 喊什么,都是心里最想說的。在夢里或臨死狀態,是無意識的狀態。回想你做夢的時候,你明白你想要什么。在夢里我經常回到我的家鄉重慶,回到童年,我覺得我還是那么一個孤苦的女孩,我知道那過去永遠像一道陰影在我的生活當中。我該怎么來面對它?有一段時間,就是在寫這小說時我得了很嚴重的憂郁癥,需要看心理醫生,寫完書后許久,我才覺得我不用再去看心理醫生了。

鳳:寫作就可以醫治你。

虹:它起碼可以醫治我一部分。

鳳:其實你是18歲的時候才揭開自己的私生女身份的,在這之前你是否感到自己的生活有些異樣,似乎籠罩著一個迷團?

虹:對。沒有一個人愿意跟我說話,隨便一個人都可以欺負我,我的母親不跟我親近,我的父親也不跟我親近,家里的人對我都特別的防范,當年發生的事情,我在《饑餓的女兒》里都寫了。我一到重慶簽售,轟動的警察都來了,所有認識我的人都來了,因為在我的作品出現之前,很少有一個貧民窟的女孩子長大了,作為一個作家來為普通老百姓說話,貧民窟的人無法把自己的故事講出來,他們的痛苦,他們的絕望,他們的命運,都是無言的。我成為他們的一個代言人,對此,我非常驕傲。

網友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齊魯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我來說兩句

齊魯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1、山東廣播電視臺下屬21個廣播電視頻道的作品均已授權齊魯網(以下簡稱本網)在互聯網上發布和使用。未經本網所屬公司許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東省廣播電視臺下屬頻道作品以及本網自有版權作品。

2、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以及由用戶發表上傳的作品,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如因作品版權和其它問題可聯系本網,本網確認后將在24小時內移除相關爭議內容。

詳細聲明請點擊進入>>

版權所有: 齊魯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魯ICP備09062847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503009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712006002
通訊地址:山東省濟南市經十路81號  郵編:250062
技術支持:山東廣電信通網絡運營有限公司
免费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