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廣播經濟頻道 > 小鳳直播室 > 讀談話實錄

藝術家 溫普林 聊齋志異/鹿鼎記/京劇 林沖夜奔

  • 來源:齊魯網
  • 2012-09-25 14:15

關鍵詞:小鳳直播室 小鳳 溫普林

[提要]我的絕望是來自我內心深處無法排遣的固執――世俗生活是鐵定了的沒有前景。-- 溫普林

      溫普林,前衛藝術家。滿族,1957年出生于沈陽,1985年畢業于中央美術學院,曾執教于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 1987年作為獨立制片人拍攝有關中國現代藝術的記錄片;1988年組織過包扎長城的大型現代藝術活動《大地震》;1989年始陸續在西藏漂泊將近10年,拍攝西藏題材的紀錄片。創辦“北京風馬旗影視制作公司”,以記載靈魂棲居之地--西藏;出版了隨筆集《苦修者的圣地》、《茫茫轉經路》、《巴伽活佛》。

      如今,溫老大除了每年到西藏蹲兩個月,剩下的時間就到各大學云游講學——比如說,到清華大學的文學院給學生們講講莎士比亞——大部分的時間便隱居在京郊西下清河8號,迎天下客,嘮天下嗑,以搜集思想為樂。不久前,老大以一部新著《江湖飄》戲說前衛江湖108條好漢,一時更是四方響應,震撼不小。

      在這個世界上還有幾個人能徹底擺脫生存的壓力和時間的催逼,安安心心地曬太陽?那個一生在權力和暴力中征戰的西西里島的教父,在日漸衰老,將家族首領的的位置傳給兒子之后,終于能坐在搖椅里曬太陽了,最后當他在金黃的陽光里死去的時候,只留下一聲輕輕的嘆息:“生活是這樣的美麗”!而在京郊西下清河8號,也住著一位“江湖老大”,這個半生在女人和藝術之間盲流的的爺們兒,如今也如提前離退休的老紅軍一般每天在他的長滿青草的院子里懶散地曬著太陽,他仿佛可以看見陽光在指縫間一點一點地漏掉,兒女們在夕光里的笑容如同來自天界一般慰藉著他的惆悵。只是奇怪,他一點也不見老,時間的概念對于他似乎已經不再存在。

      不良少年、小畫痞、大學班長——主要職責是幫同學打架、外匯倒爺、被勒令停課的教工、盲流先行者、西藏地頭蛇,這些是他曾經的過往,如果把這些東西記在一個人的檔案里,沒人會相信這是一個好人,然而,溫普林的確是一個好人,尤其在西藏,那些熟悉熱愛他的藏胞甚至把他看成傳說中的精靈,在寒冷的雪域高原,他們圍著牛糞火在半真半假地講述著他的故事,塑造著他們想像中的“嘎松澤仁”。“嘎松澤仁”這是巴伽活佛給溫普林取的藏族名字,意思就是健康長壽。

      據說,天下人分4種:正經的、不正經的、假正經的、假不正經的。如果問溫普林——溫老大算哪一種,在我看來,他是有時正經,有時不正經,最多的時候是假不正經,但是老大絕對不是假正經。

      在節目三周年的時候,我根據聽友的網上投票做了一臺搞笑虛擬頒獎禮,溫普林這位“前衛遺老”以遙遙領先的得票率,勇奪“最佳節目”和“最佳男嘉賓”兩項大獎。當我所有的聽眾穿過老大的嬉笑怒罵,看到他內心“彤云低鎖山河暗”的憂傷時,那是一個令人心碎的時刻。

上集:貧嘴溫普林的幸福生活

      有這么件事,一個記者提著兩只活的三黃雞去拜見隱居在北京郊區傳說中的一位江湖老大,結果在長滿荒草的園子里,老大親自給這兩只雞松綁,并且抱起其中的一只,與其四目相對,然后用十分憂郁的聲調說:“哎呀,這只雞的眼睛怎么壞了,一會該給它抹點眼藥水了。”這一刻,令這個記者十分汗顏,原來她還以為那晚可以在老大家里吃到現殺活雞呢。她忘了,老大曾經在西藏闖蕩7年,雖然他本人沒有皈依佛門,但是往來許多高僧大德,也熏染了一些眾生平等,萬物有靈的慈悲情懷,怎么可能對兩只可憐的雞下毒手。看來并非所有的老大都是心狠手辣。

      這個老大就是前衛藝術家溫普林,而這個記者,不好意思就是本人。

      動物莊園

      鳳:我是走了好遠的地方,好不容易才進村找到了西下清河8號。你現在的生活狀態是不是很農民呢?

      溫:我一直就很農民。農民--按照我們國家的體制來講,就是沒有單位、沒有固定工資、沒有什么勞保、公費醫療。但是他們有土地,他們有閑散的生活,他們有大量的時間可以浪費,從這個意義上來講,我就是標準的中國農民,社會主義新農民。我一直迷戀土地,我覺得,對中國人來講,最缺乏的是私人空間。可能很多人都覺得自己在大都會里住得很富有,其實我覺得,最令我感到不舒服的就是沒有自己的領地,像農民一樣,房前房后,種花種豆。你看我在北京就在鄉下住,而且一年有很多時間我在外頭,也都是跟土地聯系在一起的。

      鳳:剛才在來的路上,我辦了一件特別愚蠢的事情:我看到馬路邊上有賣雞的,正好又是過節,所以我就想給老大提兩只雞過來吧,結果,這雞落到老大手里之后就特別幸福,現在它們正在滿院子歡跑著呢。這兩只雞一定不會讓你殺了吃了吧?

      溫:肯定的,這兩只雞就變成“放生雞”了。拉薩有個小山頭,是功德林寺廟,那里面就有很多雞,那些雞自由得像鳥似的,在樹上飛來飛去地玩,見到人也不怕,后來我一問,這就是放生雞。當然我很偽善了,因為雞大腿我照吃,雞蛋也照吃,但是在家里肯定不會殺生的。我們家孩子多,有兩只雞等于多了兩個寵物,也挺好玩的,很感謝你。

      鳳:我看你院子里什么貓呀狗的,跟開動物莊園似的。

      溫:以前還有兩匹馬。我今天剛接到一個朋友的電話,人家是真正的馬場主,以前不認識。他是聽其他的朋友介紹,早就想認識我,聽說我養了兩匹馬,就想以馬會友。我就跟他逗樂,我說,我是“浪有虛名”,我其實不過就是以前養過兩匹牲口,跟他們資產階級俱樂部的所謂的馬,昂首闊步的,像緞子一樣的……

      鳳:所謂的“駿馬”。

      溫:對,駿馬,會走舞步的馬,跟那個完全不一樣。

      鳳:你們家就是兩匹癩馬。

      溫:對,就是兩匹土馬,純屬牲口,而且我還騎著牲口把自己摔骨折了。(笑)

      鳳:怪不得我今天看你走路的時候稍微有一點一瘸一拐的,是不是就是那次摔的?

      溫:這不是那次。反正渾身傷都挺多的。像我過這種生活的男人,臨死的時候渾身溜光順滑,一個疤瘌痂子也沒有,顯然不現實,居然今天還能很自由的喘氣,我已經很感謝老天了。你想我們這種人,從年輕的時候就屬于盲流,小時侯是“盲流”,大學畢業的時候就變成了“盲流藝術家”,(笑)東跑西跑,常年在野外,肯定容易出點小意外。

網友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齊魯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我來說兩句

齊魯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1、山東廣播電視臺下屬21個廣播電視頻道的作品均已授權齊魯網(以下簡稱本網)在互聯網上發布和使用。未經本網所屬公司許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東省廣播電視臺下屬頻道作品以及本網自有版權作品。

2、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以及由用戶發表上傳的作品,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如因作品版權和其它問題可聯系本網,本網確認后將在24小時內移除相關爭議內容。

詳細聲明請點擊進入>>

版權所有: 齊魯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魯ICP備09062847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503009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712006002
通訊地址:山東省濟南市經十路81號  郵編:250062
技術支持:山東廣電信通網絡運營有限公司
免费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