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廣播經濟頻道 > 小鳳直播室 > 讀談話實錄

作家 韓東 薇依/黑暗中的舞者/格利高里敘事曲

  • 來源:齊魯網
  • 2012-09-29 10:51

關鍵詞:小鳳直播室 小鳳

[提要]有關大雁塔/我們又能知道什么/我們爬上去/看看四周的風景/然后再下來 ——韓東

韓東,南京人。1982年畢業于山東大學哲學系.第三代詩歌運動領袖和新生代小說家最重要的代表。以平民化的詩歌與私人化的小說寫作而著名。80年代中期發表的《有關大雁塔》、《你見過大海》等詩作,開新詩口語化寫作之先河。主辦民刊〈他們〉。90年代末,韓東參與發起文壇“斷裂”行動,與現有的文學秩序完全斷絕關系,以實現自己真實、藝術、創造的文學理想和精神價值。2003年因長篇小說《扎根》獲得華語文學傳媒大獎“年度小說家”稱號。2004年出版長篇小說《我和你》。

有關大雁塔

鳳: 很多年前讀你的《有關大雁塔》,有一種切膚之痛。因為我們讀了太多的“啊,祖國的大好河山!”,就是那樣的詩,意淫山河的能力已經達到相當的水準了。然后讀你好像就是意淫山河達到高潮之后的一種疲軟,以及隨之而來的那種虛無感。對那是你在20歲的時候的一個詩作,是嗎?

東: 應該是81年吧,20歲。

鳳: 那個時候像存在和虛無這樣的哲學的概念是不是已經進入到你的身體里了?

東: 其實我談的不是哲學,其實我對哲學作為一門學問,我是覺得沒有意義的。文學也一樣。就像妥斯陀耶夫斯基他整個的生命,整個的生活,它所關注的都不是文學問題,文學只不過是偶爾帶出來的一種東西,最主要就是,還是生而為人吧,。 “生而為人”,終極性的東西。文學只是你的一種表達方式,文學并不重要。你活在這個世界上,你把這個事搞清楚是比較重要的,就是你為什么活,你到底為什么?世界上最好的作品我覺得都不是為文學而文學,你比如說《圣經》。它確實具有最高的品質,在中國古代也有一些典籍,這些典籍是為了文學的目的嗎?這幾乎不成立的。

鳳:我發現你一直在探討寫作與真理的關系。

韓:我講的真理就是一個詞,它是和絕對,和超自然,和這些終極性的東西相關的。你的寫作必須是切實感覺到和這個東西是相關的,那么你的寫作才是真正有意義的,否則只能具有相對的意義,像可以養活自己了,可以揚名立腕了,或者可以在文學史上永垂不朽啊。那這些東西都是,都是過眼煙云啊,(對。)

鳳:都是特別短暫的,它不具有什么什么非常絕對的意義。

虛無是抵達真理的最黑暗的前夜

韓:我是特別特別討厭偽善的。就是說如果沒有找到真正的真理的話,那么我們寧愿不要偽善的東西。而且我覺得就是真實,哪怕就是真實非常殘酷,甚至倒向虛無,都比那種謊言要強得多。反正我對一切只具有相對價值的東西它提高到一個絕對的價值,提高到真理和上帝的這個位置的時候,(輕笑)我就特別反感。包括魯迅也是這樣的。我私下里我讀魯迅我覺得這人不錯,這人如果在今天可能是一個朋友,可能是個哥們,確實是這樣的。他的短篇小說也非常好。但是鼓搗魯迅鼓搗成那個樣子,什么民族靈魂,什么文化英雄,真理代言詞,我覺得特別荒涼。魯迅所達到的那種精神上的高度,離絕對真理,真是相去太遠。這個東西就是中國人精神所能達到的高度了?我反對的就是一種神圣化的傾向,一種不真實。我的意思就是說要不就是絕對是真家伙,要不就是沒有這個真家伙的時候,你就把這個位置空著,寧愿虛無,你也不要一個替代品。當然人的本性就是、需要崇拜,需要服從,渴求一種最高之物,絕對之物,但是他又沒有這樣的精神力量去找到這個東西,因為這個路途是——是不可能的,罕見的困難,于是他們就拿一些就便就近的東西,是吧,大家找到的都不一樣。

鳳: 有的人找到金錢,有的人找到權利,或者是有些人找到文學。

東: 對,這些東西都是過眼煙云。就是地上的東西,我們所說的偉大,不平凡,了不起,偉人,這些東西我都承認。關鍵就是說,只是相對。你比如對一個集體的崇拜,獻身精神,對領袖的崇拜,然后比如愛情的,覺得這個問題人生最重要,不成就跳樓自殺。這些東西我覺得錯誤就犯在,把一個明明不具有這種絕對之物功能的東西當成絕對之物。我們就拿愛情舉例,你說一個人愛另外一個人,愛到什么程度呢?你把對方當成女神,但她是神嗎?不是的,她會衰老的,她會變心的,她會被誘惑的,他跟你一樣,你連自己都不信你怎么能信她呢?人的這種精神上的饑餓是永恒的,關鍵的是他能找到的東西又是那么的不牢靠。那些東西是有的,但他們找到的東西都是替代品,都是過眼煙云。

鳳: 那韓東對你來說,有沒有什么東西是神圣的,絕對的?

東:我的意思我寧愿把這個位置空著,在理論上,寧愿是虛無的。而且我覺得虛無是,是必經的一個道路,是你抵達真理的一個最黑暗的前夜。

野心

鳳: 韓東,有人說你是文壇上的一個精神警察。有人說你象文壇邪教的教主一樣,身邊有一幫打手,哥們擁戴著你,碰到事情你自己很少出手。

東:在世界上他們見識過的也就是這些人。這些東西對我來說,真是小兒科了。我所神往的東西,不是這些,確實不是這些。

鳳: 太小看你了,是嗎?(輕笑)

東: 太小看我了。這些東西如果能滿足我的話,真是太小瞧我了。我的野心完全不是這樣的。

鳳: 那你的野心在哪里?

東: 我的野心很簡單,就是服從真理,做它的奴隸。因為我知道世界上最牛B的東西,那絕不是什么黑社會老大,什么精神領袖,那個是電影上的那些,或者個人英雄主義那些東西。人世間的這些帝王將相,英雄豪杰,都是糞土。

網友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齊魯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我來說兩句

齊魯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1、山東廣播電視臺下屬21個廣播電視頻道的作品均已授權齊魯網(以下簡稱本網)在互聯網上發布和使用。未經本網所屬公司許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東省廣播電視臺下屬頻道作品以及本網自有版權作品。

2、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以及由用戶發表上傳的作品,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如因作品版權和其它問題可聯系本網,本網確認后將在24小時內移除相關爭議內容。

詳細聲明請點擊進入>>

版權所有: 齊魯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魯ICP備09062847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503009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712006002
通訊地址:山東省濟南市經十路81號  郵編:250062
技術支持:山東廣電信通網絡運營有限公司
免费赚钱